祈归今天咕咕了吗

老福特我恨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没有刀子的元旦是没有灵魂的

瑶薛向

设定瑶瑶被车撞成植物人


瑶瑶,到新年了,我要吃糖!好多糖!

瑶瑶,你起来,你得给我买糖,不然我可去抢了!

瑶瑶别睡了,再睡就要错过新年了。

瑶瑶我不要糖了,你起来陪陪我行吗?

我把撞你的人弄死了,你醒醒吧。我求你了。


薛洋跪在床边盯着正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的人。那人看起来苍白无力,却被薛洋细细致致的保护起来,一点污垢伤痕都没有。

薛洋病了。

金光瑶是药。

但他得不到了。

那人摆了摆鸦睫,微微张开了一条缝,轻轻的笑了笑,张口说话。声音沙哑细弱,但却被薛洋捕捉的一清二楚。

“阿洋。”

耳边重新响起熟悉的声音,薛洋不可置信的抬头望去,如他所愿看到了金光瑶终于活动了一下的脸。胡乱摸了把脸就慌慌张张去给他倒了杯温水,抵在他嘴边,一点一点喂了进去。干裂的唇逐渐红润起来,金光瑶眯着眼靠在薛洋怀里。

“我想你了”薛洋抱着他,又不敢用力。生怕一个不注意又弄丢了他,“瑶瑶……”


【想吃糖的到此为止了】


薛洋再次睁眼望向他,看到了他衣服上的一片洇湿和依旧干燥的嘴唇,眼中的泪水再一次决了堤。

感受到怀中人逐渐冰凉的身躯,薛洋颤着手探向人鼻下。

没有呼吸。

一点都没有。

是了。

他醒不过来了。

薛洋抱着已经冷透的金光瑶,边笑边哭了起来

“你答应要给我买一辈子的糖的”

“你这个骗子”

他嚎啕大哭的声音伴着窗外绚烂的烟花和鞭炮声,显得如此不起眼。

新年的第一天凌晨,他失去了唯一愿意陪他爱他的人。

尽管他如此想挽留。

薛洋没陪他死。

他觉得金光瑶不愿意这么看。

他得代替金光瑶…不,孟瑶。

他得替他过完一辈子。

“他成为植物人前是这么说的。”

他说,如果我比你死的早,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活下去。

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谁让薛洋看上了如此一个短命的人呢


他是黑袍使的弟弟

他是夜尊

他仇恨了一辈子他哥哥,最后才发现不过是个误会

也许是他受多了折磨,下起手才会如此狠毒。

可他终究是个孩子

是个需要自己哥哥的弟弟

从一个胆小顺从的人变成了一个影响世界的魔鬼。是谁要他如此?

从看到他出场的时候我就开始讨厌他,直到我看到了一万年前的他。

杀死了地星,杀死了海星人,连哥哥都没放过

但他在害怕,我想他应该是想以一种极端的方法让哥哥注意到他,而不是总关心着别人却总是不肯亲切自己一点

近乎病娇的感情


(我没有招黑我没有招黑我没有招黑我没有招黑)


成美酱和他的老攻们〈不知道是几〉

从那一晚过后,三人每天都把薛洋弄的下不来床。金宗主口头说着心疼一下,实际上在床上花样比谁都多,对此洋洋表示:呵,矮子。

在第二天早上,金光瑶带着身上的薛树懒起了床,并意料之中的看到了宋晓二人愈发精彩的脸色。

今天的瑶瑶也得到了洋洋的宠幸呢~

薛洋本就半梦半醒,被三人的气氛弄的终于抬起了头看着散发冷气的他们,第一件事就是用毛茸茸的头蹭蹭金光瑶的脖子,软着声音说:“小矮子——我要吃糖”

黑白两个人看不下去决定还是去厨房做饭。毕竟一个是他们宠都来不及的人,还有一个是他们宠都来不及的人最黏的人

金光瑶的心情正愉悦的不行,自然遂了他的愿,剥了糖纸含进嘴里,还不待薛洋抱怨出声就亲了上去,一点一点舔开薛洋软绵绵的双唇,把糖送了过去。

薛洋有丶怕,把糖往舌头底下一放就一下子咬上金光瑶的舌头,那人吃痛吓了一跳放开了薛洋。

“成美下口这么狠啊”金光瑶拿手捂住嘴,说话都有些不灵便,嘴里传来一阵一阵的血腥味

“谁让你一大早发情的……!”薛洋气急,顺手抄了个抱枕向金光瑶的脸砸过去

倒是宋岚先忍不住了,将金光瑶狠狠摁在离薛洋最远的凳子上:“别腻歪了,吃饭!”

三个人的媳妇就算了,怎么能让你一天到晚粘着洋洋!

可最后薛洋还是蹭到晓星尘和金光瑶旁边去了。理由?谁他妈要坐在宋岚那个一大早就是要杀人的脸色连吃鸡蛋都像是在啃他仇人恨不得咬碎一口牙浑身散发别跟我说话否则就弄死你的大猪蹄子小狗腿子他宋岚的腰子旁边吃饭啊会死的吧?!

果然还是小矮子和小星星对我好,嘤嘤嘤。

今天的老宋也失宠了。而作为挚友的晓星尘很毅然的站到了金光瑶的一边。

情敌少一个算一个,不是吗?

薛洋依旧不知道他这三位老攻的微妙交流。

晓星尘和金光瑶都去上班了,宋岚刚好休假,薛洋蹭不到他们俩的公司里去,只好留在家里和这个大冰块呆在一起。

谁知道这家伙今天这么反常


【前方高能如有不适请自行回魂】


“洋洋……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宋岚依旧面瘫,鸦睫微垂鼓起了腮帮子,硬生生变成了一个一米九的委屈孩子。宋岚自觉的不错,可这一切在薛洋眼里就不一样了

卧槽他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好可怕我要不要先走一步嘤嘤嘤好害怕

“我,我没有啊……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嘛……是不是魏无羡给你灌天子笑了?”

“没有……你喜欢我还那么疏远……”

“……”这让我薛小天王怎么回答?!

“没有,我超喜欢你的,真的特别喜欢!”薛洋还是没能逃脱,只得先把这人哄好了再说。

宋岚抬头,眼里的兴奋差一点就要溢在表情上,抱起薛洋就亲了上去,把薛洋的整个口腔都舔了一遍像是在洗金光瑶留下的味道

薛洋觉得他今晚又要被三个人同时c了。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薛小天王。


是我

猫锅在锅猫里的猫猫锅的锅锅猫:

就是我了

倾芷婳:

www

侨乐正在学习:

owo本人

漫漫:

是的这就是我

君无邪: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窝也想要……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成美酱和他的老攻们【车】

ky精远离
4p预警,不喜勿入。在这里点返回还来得及!
新手上路,没有驾驶证!

https://shimo.im/docs/Ij4cBqPEP14SElW1/